极光坠入深海

一个非专业,最近恋爱脑预警
lof贾尼only
其实杂食很好说话
然后我有点恋爱脑

【贾尼】#私设ooc欢脱# 特警与医生


“我觉得我伤的很严重,而且快要死了。”
棕色头发有着大眼睛的Stark 特警靠着沙发腿,说完这句话又两眼一闭继续哼哼唧唧。
“他这是怎么了?”文职官Clint停下敲敲打打,一边端起马克杯一边问坐在沙发上连翻白眼的Natasha。
“还能怎么样,伤心了呗。”红发女警又翻了个比天高的白眼,身上做便衣任务还没有脱下的日常T恤使她少了几分凌厉。
只是Natasha就是Natasha,黑寡妇的称呼如今还让人闻风丧胆,她一手把警帽扣在Tony Stark 的头上,经典款纽百轮运动鞋踩在他乱踢乱蹬耍着性子的腿上。
“你想我用手还是用脚?”
“哈?”Tony 不明所以。
“用手螺旋型骨折,用脚粉碎性骨折。”顶级“特工”之称的黑寡妇保持着和煦的微笑作出了解释。
“可是Jarvis不是骨科医生。”Tony眨巴着眼睛一脸惊骇,却还是分出一个眼神瞪了一眼一边喝咖啡一边笑的一脸鬼畜的Clint。
“就算他是妇科医生,你还不是会像个思春的小姑娘一样天天去找他?”Natasha漫不经心。
Tony 有着一张利嘴现在也难得吃瘪,而Clint 在旁边已经笑的无法控制好像要立地抽风,最后终于忍不住的“啪”一声放下杯子。
“少女特警安东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ony 瞥了他一眼没理他。

“我总觉得就是他。”Tony小声嘀咕,“我被绑架的那次,你们的任务编号K265G78,你们知道的,我差点没了小命,那个我提到的和我关在一起的男人,一定就是他。”

“又在说你那个富二代改邪归正的故事了?”Bruce推门进来,把有着最新实验成果的U盘插在电脑上开始打印文件。
“你们都不知道。”Tony到难得的没有反驳改邪归正这个用词,还有些急了,“你们都不知道……”他的声音弱了下去。


Jarvis 是个社会里的好好青年,就是那种,你在学校里常看到的那些把校服穿的规规矩矩的人,活的像张巨大的美金——没人会不喜欢他。
随着自己的喜好考上了著名医科大学,成绩优异,三家知名医院抢着要。
然后他一个都没去,选了家里附近的一家小医院。
因为他觉得走远了准没好事。

还是他在读研究生的那个时候,作为一位医学生,在生活上也是绝对的健康,比如饮食均衡和饭后散步这一点,只是人都有失控的时候,背完了大字典一样厚的一本书, 他难得的多吃了几块中国全国各地都风靡的家常菜——红烧肉。
就因为多吃了那么几块,就导致他散步多走了那么几步,就这么几步,就出事情了。
还是一件大事。
——绑架。

其实说真的,对于社会他一个大学生还没有太大的功劳,却也没有干过什么缺德的事情,可能社会觉得和他的交流太少,于是送了他一份绑架豪华大礼包,附赠一个异常聒噪的“狱友”。

那个时候那人还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就是还在流行大头小贴纸的那段日子里,他总能在同班女生的笔盒或者桌上看到他的大头贴纸。

——Tony Stark

他们俩的第一次相遇实在不怎么让人开心,Jarvis本来就是一个安静的不得了的人,一下发生这样大的冲击使他更加进入了一种懵逼式的安静。
而Tony Stark显然不是,他被蒙着眼睛,全身绑上了麻绳捆的严严实实,还能用唯一没被控制的嘴一刻不停的嚷嚷。

至于他说了什么Jarvis没怎么记得,反正每句都透着孩子气,而且骄傲的厉害,一定就是个标准的富二代。
为此,Jarvis 终于决定开口说话。
——“你还不如想想怎么逃出去吧。”
只因为这一句Tony Stark 居然就安静了下来。
对对,要逃出去。
然后Jarvis 惊讶的发现他一下子就变成可爱起来,他开始嘟嘟囔囔:“是不是我害得你,对不起对不起,你叫什么名字,我保证带着很多礼物来赔罪,给你买玛莎拉蒂,最新最酷的那一辆。”


Jarvis那个时候不想要玛莎拉蒂,他只想赶紧逃出去,如果逃不出去,想到自己邮箱里的那篇毕业论文已经交给同学让对方帮忙打印并一定交给老师,就觉得世上再无留恋,可以安然赴死。


但是最终没有,他还是逃出来了,Tony stark 出门就面向了媒体的长枪短炮,而他则从一个不起眼的小道离开。
除了饿的有点狠,也没给他留下多大的身体影响,却发现那个Tony stark ,已经刻在了他心里的某个角落。
忘不掉了。

他还记得再次见到Tony 时候的那种心情,富二代变成了一名特警,出任务被流弹所伤,匆匆忙忙送来了他的诊所。院长一脸“终于用到你了的”殷切表情把他拉到了伤患面前,而且他发现是Tony 的时候手止不住的颤抖。

铁树开花——做了二十几年的好好公民Jarvis 好像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了。

枪伤的愈合是漫长的,尤其在Tony 的左手手臂上有一枚子弹擦着皮肉穿出一道可怖伤痕,未免伤口感染,Tony 就一直在Jarvis 那里养伤,当然还有他那张闲不住的嘴,依旧是记忆里那样令人印象深刻。

“你知道吗,我原来特别有钱。”Tony躺在床上,“后来我要当特警,我那老头子就不给我钱了,你晓得一个富二代面对这样的打击有多痛苦吗?”
“有多痛苦?”Jarvis问。
“我都买不起范思哲高定只能买阿玛尼了。”Tony 语气悲伤。
“…………”

好不容易等这个人好了,可以出院了,Jarvis 也已经被精神摧残的像风中摇摆的韭菜芽。

“Hey,你,来警局做外伤医生怎么样?”
Jarvis 还记得托尼举起缠着纱布的手指着他的样子,他们小胡子很久没修了却有一种凌乱的美感,Tony 说:“我觉得我们很有缘。”

Jarvis 心想,我们的确很有缘,所以他露出一个微笑,把手插在白袍口袋里。
“好啊。”

不远处一声哀嚎,院长已经承受不住的捂心口倒地,脸上的神情像下一秒就要爬过来痛苦流涕大吼你不要我了吗你不要走的架势。

Tony Stark 眨了下漂亮大眼睛“一言为定。”

Tbc

评论(11)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