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坠入深海

一个非专业,最近恋爱脑预警
lof贾尼only
其实杂食很好说话
然后我有点恋爱脑

【Jarny】=我用血肉之躯面向爱情,本以为最多伤痕累累,却是挫骨扬灰

#我用血肉之躯面向爱情,本以为最多伤痕累累,却是挫骨扬灰#

Tony从公司回到马里布别墅的时候有点愣神,这里还是原来的样子,在满大人事件之前的那样。
那架Sendorfer钢琴都好好的放在哪里,只是别墅里却是席天慕地的绒红色,餐桌上的烛台放出温暖的橙黄。
餐椅上放着一束蓝色妖姬,在烛光下有些偏棕。
这里的一切都太暗了。
“Jarvis?”他试探的问了一句。
“Wait a minute,sir.”
Jarvis的声音从扬声器中传了出来,Tony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Jarvis?他不是,已经不在了吗。
正思索着,耳边就传来皮鞋踏着木地板的声音,又是纸制品稀嗦一会儿,Jarvis已经抱着那束蓝色妖姬站在他的面前。
他的领带和花是一个颜色的。
Tony看着自己视线所及,感慨一声,对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Sorry,sir,这原本该是一个惊喜的。”
Tony摸摸鼻子,觉得这的确是一个惊喜。
“Jarvis,why……”他开口就要问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却鼻尖一阵馥郁花香,Jarvis已经揽过他的腰身吻上他的嘴角,又斟酌着舔过他的上唇。
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看到这一切。
Tony只感到一阵苦涩哀伤,再恍惚过来又是一阵昏昏沉沉,室内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包括Jarvis。
这是梦境的模样。
托尼明白过来。
他又怎么会再回马里布呢,那里明明,早就已经被毁了啊。
他挣扎着抓住Jarvis的衣领,拂过他已经变得模糊的脸颊。
梦境在崩塌……
——“别离开我。”
他没有办法握紧,也渐渐发不出声音。
梦境就是这样,当你发现它是假的的时候,它就要消失了。
你永远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梦境。

好像有人在叫他,Tony感觉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那人似乎在摇晃他。
Pepper?
他迷迷糊糊的睁眼,最终回归现实。
他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就这么从满地狼藉中坐了起来。
Pepper担心的看着他。
“Tony……”

“Jarvis告诉我,我是喜欢你的。”

“而Jarvis早就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这个习惯我从三十年前就保持起来。”

“可能他这么说了,我就真的,认为我是喜欢你的。”

“我还告诉他我会和你结婚。”

“我就这么相信了他。”

“你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我知道,Pepper。”

他沉默了一会儿。

“明明失去他一次以后我就把他找回来了。”

他眼神空洞的看向四周。

“我怎么就失去他了呢。”

“他还对我发过誓,说等我死了以后就停止运行。”

“他怎么就离开我了呢。”

“我的确喜欢你,没错,我喜欢你,Pepper。”

“可是我爱他。”

“他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

“我怎么就失去他了呢。”

评论(1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