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坠入深海

一个非专业,最近恋爱脑预警
lof贾尼only
其实杂食很好说话
然后我有点恋爱脑

【贾尼】=我该怎么和我哥交代=五妹视角#甜饼#

#老师说高考前要积德
#我就来发个甜饼积德了…

=
今天是我哥实体化的日子,从他回归到联系赵博士实体化,一切速度来的太快就像闪电,谁也不知道Jarvis其实一直活在Vision的宝石里,然后在一个有些明媚阳光的午后,他为了能回到他的sir的身边。
把我黑了。

——我有的时候不是很懂Boss和我哥的爱情,当然身为AI,我并非质疑我哥对Boss的感情。
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感情为什么要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比如在晚上动不动就会把我关了。
我本来觉得被堵在后台偶尔才能发个言已经是AI界奇耻大辱,但是每一个漆黑的夜晚我都感受到了被boss无情抛弃的悲伤。

从我被启用起,我都不知道原来boss笑起来可以这么好看,可能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能让boss笑得这么开心,除了Jarvis,而且在这个团队里里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
Jarvis实体化的日子就是我重新掌握后台的日子,可能boss喜欢Jarvis更像一个人,所以不想让他的声音再从扬声器里出现。
在后台憋了几个月我终于可以重见天日,真是兴奋的整个数据包都嗨了起来,还差点把别墅整断电。
boss对这件事表示了纵容,当然,他这几天心情一直都很好。
晚上的Party大家又聚到了一起,当然cap是缺席的,我们迎来了小蜘蛛,还是一个孩子,看到Jarvis的点心喜欢的不得了,算是最专注于吃的那个,临走时还打包了打算带回去给梅姨。
Miss.Potts一直都坐在沙发上和Jarvis说话,总是说着说着快要哭出来
Jarvis温柔的安慰着她,boss就在一旁借着醉意和刚刚复健好的罗德上将吹牛谈天说地。
一直闹到深更半夜。

“Jarvis,陪我一起睡觉。”boss把手环在Jarvis的脖子上嘟嘟囔囔,还有一种Jarvis不同意就要马上打滚的架势。
Jarvis一面顺着他胡闹一面劝说:“好的sir,不过今天我要先从Friday那里接手一下您之前一段时间的情况,好做出一个我离开您后的弥补计划。我需要和Friday谈谈。”
Jarvis说的温和万分,眼里的温柔也好像可以具体化出数据来。
然而我却吓得光球都紫了。
怎么办,就boss那段时间的状况,Jarvis要我和谈谈!
我的天呐我该怎么和我哥交代。

就在boss睡下以后,Jarvis就走出房间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气场很大的在自己的膝盖上交叠起自己的双手。
我想如果我有一个实体应该已经腿一软跪倒在他面前,毕竟boss的刁钻审美让Jarvis长的太有侵略性,但是温柔起来又是能融化人,真是很难否认这是boss的私心。
“你可以开始说了。”Jarvis开口。
啊好激动 我哥说话的声音好好听 怪不得boss喜欢嘿嘿嘿。
“……”虽然内心花痴荡漾,然而我依旧保持了一个AI该有的沉着,“首先我很抱歉……”
“哦。”Jarvis好像笑了一下,“错哪儿了?”
我心里一惊,打算从最惨的说起。
“我不该把boss一个人扔在西伯利亚。”——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应该把自己的光球撕了给您谢罪。
“还有呢。”Jarvis严肃着继续问。
“前天boss吃了六个甜甜圈我没有阻止他。”我越来越紧张,“因为boss对我喊了mute……”
又看着Jarvis的脸沮丧的继续说:“Ok,still my fault.”
“上个礼拜boss连续工作两天半,当然他大多数时间都在发呆……”
“上上个礼拜boss一个人出神盾局的任务,擦伤了手臂。”
我开始有点过载,但是Jarvis依然是一副让我继续说的表情。
“我知道只有你才能最好的管理好boss,也只有你才知道怎么样能最好的管理好boss。”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感伤,可能看boss伤心了这么多天有些有感而发,AI有时候的感情也是很丰富的。
“你离开的时候匆匆忙忙的,什么都没留下,连想留给boss的一封信也是未完成的一半。”我想到了那一封我刚被启用时就被锁在我文件深处的半封信。
“boss看了很多遍,明明就是一些劝他注意饮食和休息的话。”
Jarvis静静的看着前方,好像开始休眠了一样,可是我知道他在听。
“boss在西伯利亚被……欺负的时候,我想过如果是你,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的,我跟boss道过歉,boss问我‘你知道田纳西吗?’,我说我不知道。”
Jarvis神色一凛。
“然后boss对我说……”
我把当时boss的录像投影出来,投影上的boss愣愣的坐在转椅上,自言自语的说着话:
“在田纳西的时候,天也在下雪,Jarvis的声音消失了,我也没多少失落,因为知道他总是在的。可是在西伯利亚我想我应该感到了绝望,可能是第一次终于觉得,我真的再也听不到Jarvis的声音了,无论在哪儿都听不到了。”

Jarvis动了动交叠的双手,抬起来好像想去抚摸一下投影上的boss,按照他的智商一定知道这只是一个投影,可能屏幕上的boss浑身都散发着boss自己都无法想象的惹人心疼。
Jarvis隔着虚空煞有介事的摸着投影中的boss,我似乎听到他叹了一口气。
“不是你的错,Friday。”Jarvis收回手,“这都是我的过失,我没能留在sir的身边。”
“不过万幸的是你回来了,bro。”被原谅了我应该很开心,却又不是那一种开心,我把它定位成欣慰。
“是啊,我总算没有食言。”Jarvis笑了笑,我透过他的表情,好像又听到在那段时间内boss一直循环的一句话。
“ForU sir ,Always”
AI是不会有幻听的,可能Jarvis的表情太温柔,他对boss的感情本来就深厚的可以凸现出来。
具体出声音具体出形状。
这可能就是他们之间的誓言吧。
不是“love”
而是“For U always.”
Jarvis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又停下。
“Friday?”他叫我。
我还沉浸在自己的感慨之中。
“恩?”我应了。
“关机。”
“……”




————

评论(54)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