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坠入深海

一个非专业,最近恋爱脑预警
lof贾尼only
其实杂食很好说话
然后我有点恋爱脑

【主贾尼及各cp】已完结=痴心必死=#性转##古风##ooc#BE

应该是所有受的性转,至于谁受是按照我的攻受表来的。
天雷滚滚,要淡定。
全员BE。
——

【1】
也许她一直觉得自己会有所不同,斯塔克家的大小姐,高贵的身份,漂亮的脸,明亮的眼睛把一切星辰都比下去。
妆容精致,一举一动都是贵族门庭的优雅。
所以她可以一入宫门稳坐后妃之首,却不是皇后,贵妃而已。
皇帝未曾立后,万里花海过,片叶不沾身。
这是一个贤明的君主,勤政,体恤民情。又睿智果断,贪官污吏从来无所遁形。
那一日天难得放晴,天空中懒懒的晃过白云。
托尼随着父亲进宫献礼,恭贺索尔将军凯旋归来,看着承天门前,身着墨袍红印龙纹的圣上,拉着霍华德的手说:“我要嫁他!”
霍华德看着她:“你说过你要嫁给一个英雄。”
托尼笑了,映着皇城六月的暖暖阳光,明丽的醉人:“这就是我想要的英雄。”
他真是好看,把承天门下的百万雄狮都比下去,站立在这个国度的最高点,遗世独立,君临天下。
再后来他们龙凤烛旁,大婚之日。
“陛下为何不立皇后。”她隔着喜帕口无遮拦的问他。
“后位是妻,妻子当是挚爱。”
“我想成为陛下的挚爱。”托尼坐在床边,自己把盖头掀了起来,对着皇上甜甜的笑。
贾维斯对上这个笑容,烛花爆了一声,火苗晃动一下,摇出点点碎光,一下都坠落到这位新妃的眼眸里去了。
世上最美的琥珀不过如此。
他心叹。
“还是想成为皇后?”他还是笑着反问了她。
托尼愣住了,他从未知道圣上片叶不沾身是靠着不顾一点情面的刻薄。
可是他的笑容里满满的都是不屑,和他离去的背影一样,一点留恋都没有。
她感觉到,她的英雄一点都不爱她。

【2】
托尼很聪明,也很讨人喜欢,在不见硝烟的宫墙里过的好好的。
她的手上功夫很灵巧,绣花剪纸都能变着很多花样,却也常常跑去武器制造司,褪下一身华服,穿着干练束起头发,精致好看的手照着想到的奇妙点子做出带着机关的武器,灰头土脸的一呆就是好久。
她的作品也件件都让人称奇,工匠们照着她画的图样做起来,她在一旁看着成品,感觉自己为国家做了不得了的事情,就蹦蹦跳跳的上了步辇,又蹦进自己的寝宫,猝不及防的撞到了人。
贾维斯。
陛下。
她慌乱的抬头,对方带着笑意拿出一方手帕,温和的擦拭着她染了灰的脸,陛下的头发一缕一缕的挠过她的脸,贾维斯慢慢的又靠近她了点。
“身上都是铁屑的味道。”她听见他嘟囔了一声,正要回复什么。
“见了皇帝也不请安。”他笑着说完就吻住了她。
她知道仆从们都是不敢看的,还是红了脸,躲躲闪闪的想退后,却被一把搂住腰肢,他很高,几乎把她抱了起来,却稳稳的托着她。
松开这个让她差点窒息的吻以后,贾维斯目光深邃的看着她,然后打横抱起,走进内室。
被放在软软的床榻上,她满脸疑惑,贾维斯慢条斯理的松了腰带,搂过她的肩膀二人一起躺上了床。
“为什么会觉得我是英雄?”贾维斯问她,“在那样的场景下,所有人都会觉得索尔才是英雄。”
“陛下你怎么知道……”托尼更加疑惑的看他。
“我什么都知道。”他笑了,却透出满满的暖意。
“为什么觉得我是英雄。”他再问。
“索尔是杀敌制胜的将军。”她回答,“而陛下才是真正的英雄,对江山对百姓。”
“对你而言的英雄?”贾维斯补充道,又一边用手挑开她的衣带。
“你说过你想嫁给一个英雄。”他又吻上她,轻车熟路的开解着她身上带着铁屑的衣服。
托尼红着脸翻了白眼,被子把自己一裹就背过身去。
“陛下脸变得真快,我还一直觉得在您眼里我是一个一心要做后位的人。”
然后被子就被掀开,她被锁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我知道你不是了。”然后他把她压在身下,完成那个迟了几个月的,本该在大婚那天就该做的事情。
【3】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贵妃独宠的事情也从宫墙内外炸的沸沸扬扬。
都传着说斯塔克家又要再鼎盛上一级。
但是她依旧不是皇后。
托尼还是常常往制造司跑,她做了一套有着机关的铠甲,打制了一把长剑。
又拿着刻刀一点一点的给长剑刻上花纹,这是她打算送给陛下的礼物。
她抱着长剑高高兴兴的走过长街,不带仆从不带婢女。
却见一个婢子哭哭啼啼的拜倒在她脚下。
是洛基宫里的,那个曾经一舞动天下的人,当年被奥丁森府的人强嫁了进宫,第二日就被送到冷宫里去,怪的是奥丁森家的人却无一点动静。
这个美人就这样像一个弃子一样被丢弃在冰冷的地方。
托尼一声不响的坐在了她身边,她墨色的头发深的好像可以把人吸进去,绿宝石一样的眼睛,如果托尼的美让人暖洋洋的,那她面前的这个人,就像一条绝美的毒蛇,她的美摄人心魄,如同鬼魅。
但是这张力十足的美却染上了悲凉。
“索尔要娶亲了。”洛基望着外面的天空,“他一直都很喜欢简,现在所有人一定都很高兴。”
她冷笑一下,更多的是自嘲。
她看向托尼:“我不过痴心一片,却换来必死无疑。”
托尼看着手里的剑匣沉默,她不明白。
“我是劳菲的女儿,劳菲府和奥丁森家是世仇,要不是索尔我不会活下来。他救我的时候他的父亲正想杀了我。那把滴着我父母的血的长剑就抵在我的喉口。”洛基抬了抬下巴,拂过自己的动脉,“那年我十六岁。”
她悲凉的一笑:“我用了五年的时间,可以说对索尔的感情到了痴心的地步。”
托尼看着她,想着这个妃子心里装着别人,贾维斯也是够绿的。
“可是他不能娶我,我被奥丁森家的人送进宫里,那天索尔出征在外,什么都不知道,于是第一天我就故意激怒陛下,换来冷宫清净。”
“你说索尔娶亲了。”托尼看着她说。
“所以痴心必死。”洛基朝着她又是一个悲凉的笑。
“那你知道贾维斯的心有多冷吗。”洛基突然凑近她,“他唯一的妹妹被他远嫁,受尽苦楚,但为了两国友谊他不说只字片语。”
托尼愣住了。
“他最近需要斯塔克家的帮助,一笔国与国的大买卖。你是不是挺疑惑的,这几日他突然对你的态度转变?”托尼呼吸一滞。
下一秒就起身跑了出去,洛基悲凉的表情和话语盘旋在她的脑海里。
她的英雄到底爱不爱她。

【4】
托尼在宫里闷了很久,让班纳谎称自己得了病,把皇帝都拒之门外。
在这段日子里出了件大事,索尔将军夜闯皇宫,一路杀进冷宫劫走了里面的洛基。
通缉令张贴的速度也比不上二人的逃亡,他们一下子就销声匿迹。
索尔为了洛基放弃一切功名利禄放弃一切,托尼又想到她那个悲凉的表情。
她应该再也不会有那种表情了吧,托尼苦笑。
奥丁森夫妇在宫门口带着家仆跪了一大片,一群人跪了半日就得到赦免,恩恩谢谢的退下了。
托尼在这时候却提着裙摆跨进书房的门,在贾维斯惊喜的表情下对他说。
“放过他们两个吧。”
“为什么?”
“证明你的心不是冷的。”
然后托尼看着笑意在皇上脸上的笑意消失殆尽,她颤抖着闭上眼睛,等待盛怒的君王对她的审判。
然而却没有。
久久的,贾维斯看着她,叹了口气说:“依你。”
托尼讶异的看着他。

但之后的一切都让托尼深深的为那位美人难过,索尔回来了,负荆请罪。
跪在承天门下,一扫当年凯旋归来的意气风发。
托尼现在城墙上往下看,没有看见洛基的身影,她拖着迤逦长裙一步一步走下台阶。
“洛基呢。”她睁着大眼睛四处寻着。
“望贵妃替我劝劝陛下,放过我妹妹洛基。”
托尼不解的看着他:“陛下放了,把你们俩都放了。”
索尔对着承天门扣了头。
“洛基在哪里。”托尼把将军扶起来后又问他。
“我把她送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很安静,院子里有她一直都很喜欢的扶桑花,总比在冷宫受苦好。”
“你救她是为了给她自由?”托尼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她要的不是自由吗。不论奥丁森家和皇室她都不能真正的快乐,我给她选择的权利……我……”
托尼扬起手没等他说完就给了他一巴掌。
“你这是在杀了她。”托尼红了眼眶,待索尔震惊的偏回脸来,她瞪着他继续说,“不论她是不是真的喜欢扶桑花,你如何知道她在冷宫受苦的缘由?她从来都没的选择,因为她的选择就是你。”
“你回来是为了什么,功名利禄?为国效忠?她那么痛苦,本以为终于等到一线幸福,你却再次把她丢弃了。”托尼丢下这段话转身离去,索尔站在原地,一切的骄傲与自负被一下抽空。
在他把洛基送到安全点,然后自己要离开的时候,笑意在洛基的脸上迅速消失的模样进入他的脑海里,她煞白着脸,抽出他的佩剑指着他。
“你给我滚。”这是她的原话,然后把剑丢弃在地上,二人相顾无言……
索尔有些脱力的踉跄了一下,精神一震的跑去马厩上了马。
回到城墙上的托尼看着远去的身影。

“洛基,你要等着他。”她心里默念着。
却不知索尔最终只会寻到房梁上的三尺白绫,从邻里人得知洛基住在这里的第一日就散着长发一人顺着回皇城的路走了好远好远,大雨磅礴也未有停歇,若不是被进城售卖货物的人撞见可能已经被倭寇所害。
然而心灰意冷之后洛基只是再次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了白绫。
“是我负你。”Thor独坐坟前,毒酒一饮而尽,“我从未喝过如此醇香的酒,洛基。”
我也从未如此高兴你爱我,和如此悲痛你爱我。

【5】
再后来万磁王叛乱,索尔因不知所踪,所以贾维斯御驾亲征,托尼的金红色长裙穿过冰冷的兵马长枪,猛的拥抱住了她的陛下,她的英雄。
“一定要回来。”她梗咽。
“回来娶你做我的皇后。”贾维斯抱紧了她,她亲手打造的盔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然后将士们山呼至死方休,大军出发。

战争打了很久,幻视临朝摄政,一切都有待学习,托尼聪明,就事事帮衬着。
朝堂上下有人说是社稷之福,也有人说她僭越礼制,是个祸水。
在一日夜里,霍华德在家门口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巴恩斯,一位曾经的女将军,被九头蛇俘虏,多年不见踪迹。
收留她了第五天,九头蛇就带着暗卫杀了进来。
斯塔克府邸机关重重,却依旧挡不住这些暗卫,找到巴恩斯的时候她正着了魔一样的拿着匕首,看见斯塔克老爷和夫人就冲了过去。
托尼听闻噩耗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双亲带血的身躯和一旁迷迷糊糊的巴恩斯,她手里依旧紧紧握着的匕首还留着她父母的血。
托尼承受不住了当场昏了过去。
血色,月光,红袍,一片混乱。

消息再次不胫而走,史蒂夫听闻这件事后迅速冲去牢房想要劫狱,去救出他儿时那样喜欢过的女孩子。
他扮成狱卒的样子,两人快逃出去时,却撞上了独自进来的,情绪激动的托尼。
托尼看着史蒂夫怀里的曾经的女将军,拔下头上的金簪就冲了上去。
“托尼,是九头蛇的人给她下了迷药才会这样。托尼你冷静一点。”史蒂夫慌忙的阻止着她,托尼的金簪已经划破了巴恩斯的手臂,一条长长的血口子,情急中史蒂夫不慎把托尼摔在了墙壁上,她一下不稳的坐在了地上。
“史蒂夫。”巴恩斯听到狱卒正在赶来的声音,“怎么办。”她焦急的问。
“这不是你的错。”史蒂夫安抚着她,“我会救你。”
托尼从地上慢慢爬起来,却又一下被史蒂夫拉了过去。
“对不起,托尼。”然后他把一把匕首抵在了她的动脉上,“我不能……”
史蒂夫对着赶来的狱卒说:“放我们离开,不然我杀了她。”
托尼愣住了,又冷笑一下,这个拿着匕首抵着她喉口的人曾是她小时候最崇拜的兄长,却如今这般翻脸不认人。
狱卒怕伤了她,就都退下。
到了安全的地方后,托尼被随意扔在了地上,另外二人却共乘一骑绝尘离去。
在逃亡时匕首在她的脖颈上有意无意的划破了一道道伤痕,
真是感谢老天,没有割断她的动脉。

马蹄在月光下哒哒的响,巴恩斯却平白无故吐出一口血来。
“这幻药里有毒,史蒂夫……”她看着自己手上的血说道。
马儿嘶鸣一声发狠的往前冲去,巴恩斯感受到自己腰上的手收紧。
“没有用了……”女将军笑,“对不起,我让你身边什么都没留下。”
“我们自由了,巴基。”Steve事故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一间小屋子,路过一片桃花林就能看到了,临着水,很好看。”
巴恩斯吃力的弯起嘴角,鲜血不断的流出。
“我们会住在一起,早晨你想睡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我记得你最讨厌在军队时的早起。”史蒂夫梗咽着笑,继续说着,“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我等了你好久……”史蒂夫终于嗬的一声哭出声来,怀里的人已经没有回应和生息,软软的倒在他的胸膛里。
我们回家吧。

【6】
贾维斯终于回来了,在托尼脖子上的绷带终于可以拆下来的那一天。
至少她还可以漂漂亮亮的。
贾维斯平定了这一次叛乱,最大的原因却是因为王妃查尔斯的以死相逼。
“他总想着要统治一切。”查尔斯在大牢里和她聊天,托尼实在太想去见见她,“我的母亲是一个秘术师,我可以读心。”
查尔斯蓝色的眼睛带着笑意看向远方,她穿着干净的白裙子,托尼想,她立在风中,会像个下凡的仙子。
“我劝过他很多次,他甚至因为这个抛弃了我两次。一次还差点要了我的命。”蓝色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
“可是没有关系,这不过是我的一片痴心而已。”她笑了,笑的和洛基一样苍凉。
托尼看着她。
又是痴心。
查尔斯本不该在这里,艾瑞克越狱,三天两头的带着暗卫想来救她,每次无功而返,却从未放弃。

“陛下是爱你的。”查尔斯拉起她的手,“真好。”
她的英雄爱她。真好。
查尔斯让她交给艾瑞克一封信,托尼顺着查尔斯的方法找到了艾瑞克。
却同时看到了信上的内容。
——我在牢里一切都好,却一直很担心。昨日你来过了两次,晨时一次,晚上又来了,至少我可以知道你晨时走的时候没有受伤。
不要再想着来救我了……我很害怕艾瑞克。
如果你被陛下抓住是多么严重的后果。
我不能害你身处险境。
托尼看着信,猛地站了起来跑回皇城,路上与贾维斯的步辇对上。
“查尔斯在牢里自裁了,她希望我放过艾瑞克。”贾维斯深深的看着托尼,“我要不要放过他,托尼,我该不该放过他。”
托尼没有回答,只是捂住自己的嘴堵住嚎啕,慢慢的蹲下身去,泪流满面。

【6】
贾维斯迟迟没有封她为后,托尼不知道是为什么。
他们依旧会每天相拥入眠。
但是贾维斯再也没有碰过她。
她的英雄是那样的温柔,一个帝王绝对不会这样温柔。
像夫君一样在她的身边爱着她。
可是皇后是他的挚爱,他没有立她为后。
托尼想着,再等等吧。
再等等吧。
一日,她路过寝宫,班纳正在给贾维斯请脉。
“陛下……”
“我还能活多久?”贾维斯轻描淡写的问。
托尼震惊的看着窗户,像要把它看穿一样。
“陛下万寿无疆。”她听见班纳慌张的声音。
“说实话吧。”贾维斯叹了口气。
“不过三日。”
“……”
托尼猛的推开了门,三人愣在那里,良久,屋内传出她压抑的呜咽。

出征的那段日子,贾维斯的弟弟奥创突然反叛,本着擒贼先擒王,对着安无防备的贾维斯下了狠手,几乎让他送命。
以后贾维斯就算被救回,身上有了重伤也命不久矣。
“我原本想随意打发了你,让你觉得我多绝情,然后再嫁他人。”贾维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托尼,你长的这样好看,把春日里最明丽的那朵花都比下去,你一定会嫁给你一个能陪你一辈子的英雄的。”
托尼坐在角落里,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贾维斯的声音依旧清晰。
“我也舍不得打发你走,我一直在侥幸着想,也许哪一天我就被治好了……”这位君王的声音染上梗咽。
班纳低下了头。
“我想多陪陪你,托尼。”贾维斯慢慢的走到托尼身边,把她抱进怀里。
“所以你不立我为后,因为在这个国家,如果皇帝早幺……”托尼抬头,满眼泪水的看着他。
“皇后该殉葬。”贾维斯抱着她的手紧了紧。
——“你让我怎么舍得,你是我的挚爱。”
三日之后,
【BE向,可以跳过】班纳的医术已是数一数二的好,却依旧无力回天。
托尼作为后宫唯一的妃子站在最前,皇陵即将关闭,然后再也无法打开。
“帮我拿一下。”托尼把手里,贾维斯写着放她自由的遗诏递给身边的幻视。
“我想再去看看他。”她在一片寂静中一步一步的走进皇陵,踏上一地枯叶,沙沙的,清晰的响。
然后毅然的一脚踩下了关闭的机关,托尼慢慢转身看着慌忙冲过来的幻视,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慢慢滑落。
“别拦着我。”她哀求。
幻视停下脚步,石门正在慢慢闭合。
“他躲不掉我的,我去陪伴我的英雄过一辈子了。”然后她也扯出一个了苍凉的笑。
隔着只剩一点缝隙的大门,托尼留下这最后一句话。
黑暗里,她一点一点的摸索着前进,然后她摸到了一个石棺,笑着描摹了它的纹路。
“我抓到你了。”她笑着说,“你躲不掉的。”
痴心必死,甘之如饴。

【HE向结局】三日以后并未出什么事故,可能是班纳的诊断失误,托尼一直紧张的看着皇上,就怕他突然倒下去。
而后贾维斯就和侍从进了班纳的医室。
最后的机会了。托尼拽紧了自己的衣衫。
那日以后,贾维斯答应下了班纳原本提的危险的治疗方式。
就定在三天之后。
而班纳也成功了,贾维斯在又一个三日后醒来。
最后。
他执手封她为后。
百姓山呼万寿无疆。
她也相信他们会地久天长。
【end】

这是之前写的一篇,本来想存在放假的,可是最近小天使们粉我的人多了好多,就改改发上来了。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