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坠入深海

一个非专业,最近恋爱脑预警
lof贾尼only
其实杂食很好说话
然后我有点恋爱脑

【贾尼】=〔半点不由人〕古风ooc#依旧带各cp#略欢脱

#琼楼玉宇锁金凰,只恨半点不由人#

本章欢脱~
可以当段子看,【1】和【2】在前面哟~

——【3】求救热线找托尼
如果自己的童年没有熊的惊天动地,洛基总觉得自己的一生都透着优雅,和有志青年该有的一派正义。
说真的他原本就是一个顶好的人。
“查尔斯,为什么在我身边的人都误会我,认为我是一个有心机的人,都指责我。”洛基一甩手帕哭的梨花带雨,又就着帕子中间的刺绣醒了鼻涕。
旺达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一阵肉疼,这可都是城东王绣娘做出来的孤品,虽说洛基是个不缺钱的,自个儿家也是不缺的,偏偏那个王绣娘的手艺她一直很喜欢……
小姑娘紧紧的抓住了手里的托盘,一会儿不坑艾瑞克个十七八件新衣服是难扫她心头之痛了。
洛基继续摸着眼泪哭的及其凄凉,对万磁王府即将来到的财政赤字一无所知,而当家主“母”查尔斯正艾艾的伸出手想要拍拍他,结果洛基一张嘴鬼哭狼嚎的巨大分贝让他的手都颤抖一下:“他们都只看到我的美貌!”
“…………”
查尔斯把手缩了回去:“你说你哭了半天没哭在点上,”他揉了揉自己眉心,抬头看着他还没换下女装的模样,噗的一声笑出来,“乍一看还真像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儿。”
洛基听到这个评论就冷静下来,连打几个泪嗝以后,大大咧咧的把手帕子扔在了查尔斯身上,刚走到门口的万磁王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立刻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死洁癖。”洛基吐了吐舌头,又对着艾瑞克的背影撇了撇嘴。
“洛基阿姨你不能这么说他,那是我爸!”小豆丁大小的快银走进来,“我会打小报告的。”
他的小包子脸一脸坚定。
“皮特罗我不是你阿姨。”洛基对着天花板抓狂。
“那洛基姐姐,你好漂亮啊,嘿嘿。”白毛的小豆丁屁颠屁颠的蹭上洛基的腿。
查尔斯沉默的看着洛基又有盯着他儿子再嚎一场的架势,连忙捂住儿子的嘴捞到了自己腿上。
“洛基,我知道你一直想做一个帅气的有志青年。”他赶忙开口,想了想,在心中默默的把有志改成了幼稚,“我也知道美貌对你造成了不小的困惑……”
洛基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但你究竟是为什么要来这里,不好好呆在阿斯加德。”
洛基愣了。
“我来这么久了你都不知道?”他问。
“…………”查尔斯摇摇头。
“保守着讲,阿斯加德的皇后殿下,您到这里除了哀叹自己的美貌和哭以外什么都没说。”旺达忍不住的插嘴。
“小孩子别说话。”洛基突然觉得自己的头好疼。

此时,二皇子府里一片安静祥和,假使忽略了带着大米小麦在假山旁撒娇打滚卖萌的二皇子妃的话。
大米摇了摇尾巴绕着托尼转来转去,小麦一屁股坐在地上,专心对着贾维斯吐舌头散热。
贾维斯觉得自己比带着面具的时候还要呼吸不畅。
因为托尼最近不停的“你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一声不吭就消失”这一类引发的精神损失,贾维斯不知道从来找来门道,送了托尼一只纯白色的小狗狗。
托尼的眼睛亮闪闪的。
“贾维斯,这个狗狗好可爱。”
“它叫大米。”贾维斯笑着说。
大米“汪”了一声,贾维斯摸了摸它的头。
“大米!”托尼把它举了起来,“贾维斯那小麦在哪里?我还想要一个小麦!”
“…………”
于是贾维斯又火急火燎的弄了一只黄毛的小狗,托尼终于安静下来甩给他一个我原谅你了的明媚笑容。
然后他戳着小麦说:“真的好像小麦诶!”
之后这一人二狗就过上了狂风过境片甲不留的“溜达”生活。
贾维斯甚至曾经在暗楼上看到这三个一起在草地上打滚。
然而这次这三个是一起想跳进水池里玩。
贾维斯头疼的抓着自己的金发。
“不,托尼不可以。”
“荷花池底下是淤泥你会被黏住的。”
“不对,你的腿根本够不到底。”
“不不不不,我没有嘲笑你矮。”
“我也没有嘲笑大米的腿短!它的腿本来就短!”
“不我没有嘲笑小麦!”
“你会被花茎缠住的太危险了托尼!”
贾维斯在太阳下解释的口干舌燥,最后托尼抱着小麦可怜巴巴的盯着他,盯了一会儿又把头低了下去。
“你把大米送给我是不是因为你不想陪着我。”托尼一句话把贾维斯噎的哑口无言。
“我只有不让人省心的时候你才出现。”他抄起手中的小麦就要扔出去,想了想还是抱回怀里摸了摸它的头,大米没有受到抚摸很难过,在旁边呜呜的叫。
【不要一言不合就扔狗啊少年】
“可是我真的不能被人发现。”贾维斯半跪下来看着坐在地上的人。
从袖口抽出一根银针。
递给托尼。
“你学过医术。”贾维斯看着托尼的眼睛。“我现在中毒了,大夫你给我瞧瞧,我病的严重不严重。”
托尼慌张了一下,又马上拿起银针小心翼翼的刺进贾维斯的手指。
针尖上的血是健康的颜色,鲜红鲜红的,托尼正想抬头怒视对方,却发现针尖上的血色变得不正常,随着血液的渐渐凝固,针尖上出现一层诡异的蓝色。
“这是一种隐毒,奥创那里有催发这毒性的特制香料,平常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幻视联系了班纳博士想要为我解毒,却直到现在也没找到方法。”贾维斯歉意的笑笑,“托尼,我也很想一直陪你玩,可真的是这太危险了。”
大米窜进托尼的怀里,用力挤走了小麦,超托尼努力的摇着尾巴。
托尼看着这两只狗狗良久,慢慢的吸了吸鼻子。
“我一定会救你的。”他抬头,眼神里都是坚定,“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去打奥创。”
“放大米咬他。”贾维斯笑看着他。
“还有小麦。”

太阳恋恋不舍的路过小小河湾,这是王都边境能看到的日落场景,一辆马车匆匆驶过,后跟铁骑几十,铮铮的踏破这片宁静。
然后停在了万磁王府门前。
艾瑞克抱着佩剑倚门而立,“不包酒水不包吃食,陛下自便?”
索尔站在门口爽快的笑道:“还是这么小气,不包就算,亏我还带了一瓶陈酿给你。”
“陛下客气。”艾瑞克这才直起身,突然一位女子轻移莲步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简把手搭在腰际,微微屈膝就是一个柔柔弱弱的礼。
艾瑞克看着索尔但笑不语,用儿时无聊时造的暗语对索尔做了口型道:“你死定了。”
索尔露出一个苦笑,同样回复他:“她自己要跟过来的,我也没办法。”
没看懂这二人“眉来眼去”的简在一旁暗搓搓的冒阴火。
来找人也就算了,一辆好好的马车高速行驶成了破马车不说,她刚下车就吐了昏天黑地,原本想要拦着索尔的手臂下来的,这下子心情一下就不好了。
不过她依旧保持了大方得体的笑容,跟着索尔款款的走进万磁王府。
洛基蹲在大厅屏风后时不时探出头张扬,看到简后就气不打一处来的冲去后院,逮了一只鸽子,匆匆写给托尼一张纸条——
有小三,速来。
落款,洛基。

鸽子“咕”的一声被他狠狠扔了出去,扑腾好几下才稳住自己,扑扑翅膀去送信。
洛基看着鸽子飞远做了个深呼吸,总感觉叫了托尼以后自己就有了勇气一样,抬起长腿就跨了出去。
气势汹汹的走到正厅。
“王妃殿下虽是男儿身却生的真是惹人怜爱,这一双眼睛蓝的滴的好像出水,让我好生羡慕。”
洛基前脚刚进就听到简在强行拉着查尔斯说话,查尔斯那么温和的人脸上的笑都在有些崩不住。
“那就麻烦王妃帮我和陛下寻间屋子可以住下。”简拉着查尔斯的手说道。
别把话说的好像你们就是夫妻好不好!洛基的内心在咆哮,甚至还有一点到想暴走。
“蹬!”洛基愤怒的跨进了自己的右脚,还顺便用力的跺了一声。
这下一屋子的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身上,洛基一脸傲娇的抱起脚边自动黏上来的快银小豆丁,拉了张椅子坐下来一声不吭。
“我不喜欢那个女人。”小豆丁口无遮拦的直接说道。
简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洛基摸了摸皮特罗的一头银发,答非所问漫不经心:“今天我才发现,你的头发真好看啊。”
“洛基阿姨的头发也很好看!”皮特罗欢呼一声,终于得到美人夸赞的小快银觉得自己即将要起飞,索尔听到“阿姨”这个称呼喷出一口绿豆糕,有洁癖的艾瑞克直翻白眼。
“洛基阿姨我长大可不可以娶你。”皮特罗坐在洛基的腿上又朝里挪了一点。
一直相对着坐的艾瑞克和查尔斯完美的用口中的茶水完成了一次“夫妻对喷”。
索尔哭笑不得的站起身把皮特罗从洛基怀里扒拉下来,并搂住了他:“你洛基阿姨是我的妻子,你不能了哦。”
然后被洛基一击肘击撞的直不起腰。
他们身后。查尔斯正紧张的擦着艾瑞克脸上的茶水,又时不时拿起桌上的扇子给他扇扇风,怕他因为洁癖太重而随时暴走。
毕竟这个正厅已经够乱了。
然而在这个时候不省事儿的主又来了一个,大米和小麦一路先锋,并驾齐驱的冲进王府正厅,后面还有一个呼啸而来的托尼。
依旧是红色衣袂赛过天边斜阳,稳稳的站住脚之后眨着大眼睛欢快的打了个招呼。
“大家好久不见啊!”
托尼好久不见的其实前几天刚见过的“大家”都扫了他一眼,得出了这人该吃药了的结论。
他头上的白玉发跨算是最低调的装饰,然而依旧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骚气。
艾瑞克对狗毛的“恐惧”已经迫使着他差点爬上写着圣上亲题的【格物致知】的牌匾。
然而小麦还在欢快的朝他摇着尾巴……
好不知情的托尼绕着简站的异常端庄的身影转了一圈:“你就是那个小三?”
简一下子就怒视上了他,大米在他脚边忠诚的对着简凶狠的“汪汪”叫。
但是没有任何威慑力,倒是被皮特罗一把抱起来玩。
“二皇子妃说话好没规矩,外邦来人你不礼仪相待却恶语相向,贵国的礼节真是登峰造极。”简出口刻薄,一下扯上一整个米得嘉德的人。
托尼做出被简的一番话惊吓到的表情,然后变脸似的换上一脸严肃。
“你这小三做的也登峰造极,人家正妻都没说话就你说个不停。”
简气的呼吸都不顺畅,洛基开心的用手捅了捅托尼的后腰,托尼转身对他得意的一笑。
“好哥们儿!”洛基心中这么想着。
索尔又黏黏糊糊的抱上来,洛基毫不犹豫的一脚踩了上去。
“不要脸的!”洛基心中这么想着。
————————
大家不要一言不合就喷嘴里的东西哦。
关爱艾瑞克宝宝从我做起。
【其实大米就是Dummy,恩,大家都知道的,然后我给大米配了一直小麦。嘿嘿嘿】
什么,幻视在哪儿?
诶哟~人家被贾尼夫夫闪瞎了在看医生啦。
TBC
爱你们!╭(°ㅂ°)╮╰(°ㅂ°)╯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