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坠入深海

一个非专业,最近恋爱脑预警
lof贾尼only
其实杂食很好说话
然后我有点恋爱脑

【贾尼粮】#〔半点不由人〕天朝古风【2】ooc,长短未定。照样带cp们玩儿#

#琼楼玉宇锁金凰,只恨半点不由人#

开个车,虽然只是三轮车〔一点肉渣都不算的那种〕
———————————————
【2】专业打小三

可能是夜深人寂静,二皇子在自家庭院里兜兜转转,也不想过回房。
蓝色衣袍的男人与他擦肩而过,被幻视一把抓住手臂。
“你没事就不要出来了。”幻视回过头去看他,那人的银面具在月光下透出悠然冷光,入月光入水一样整个人都是寒寒的。
见他没有回答,幻视松开了他的手臂,“罢了。”
他叹了一口气,“是我太过紧张,我也不能拘着你的。”
“知道了。”那人淡淡的回答,“今日只是看阳光甚好,所以在亭子里坐了坐。以后不会了。”
“嗯……”幻视沉默一会儿,点点头应了,回过身准备去继续瞎逛。
而蓝衣的人站在原地,良久都没有动一动。

托尼坐在床上,闷闷的扔掉了手里的木头小人,把身上的外袍一脱,随意踢开,开始拆自己的发冠,又随意的丢在地上。
继续宽衣解带打算在侍女备好的洗澡水里泡上一泡,看着一盆的花瓣不由得嘴角一抽。
带着嫌弃的眼神撩着花瓣,自己却突然步履不稳的差点载进水里去。
伴随而来的还有汹涌而至的情【】欲,暗骂了一声该死的 就愤愤的冲去砸了那壶罪魁祸首的喜酒,蔓延一室的酒香瞬间就让他明白自己刚刚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举动。
扶着自己的额头让自己冷静下来,想了想又冲回屏风后和衣跳进水里,衣料湿湿的粘在身上,他不由得哼哼唧唧的解开深衣里衣,半脱下半耷拉在了身上。
只能等水慢慢凉下来让自己冷静下来了,他想着。
托尼喘着气不由自主的往池壁上蹭,却还记得腾出手来抓住池边以免自己沉下去。
一片混沌中他想了很多,想到儿时的那个教他凫水的人,想到自己贪玩差点掉进水里淹死时候的感觉,那时的场景慢慢的和现在重叠,他知道自己的意识正在慢慢的丧失。
垂下的棕发一些粘在身上一些浮动在水中,一撩一撩的蹭过手臂和肩膀,托尼干脆一口把头发咬在嘴里。
水温正在慢慢降下去,欲望却是只增不减,托尼的意识开始迷迷糊糊,扒着池边的手软的抓不住。
直到一双微凉的手把他从水里抱了出来,凉意使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打了个机灵。
他开始本能的朝那人的手臂上蹭上去,微凉的触感使他从喉咙里发出呻吟,顺着那人的胳膊就蹭进了怀里。
有布料隔着,
托尼皱了皱眉,往怀里蹭着,他听见了那人的心跳,沉稳有力,倒也让他慢慢安静下来了。
于是趴在他的胸前再不动弹,偶尔发出些粘【】腻的哼哼声。
托尼感受到自己的鼻间似有一阵冷香环绕,他曾在冬日里偷偷出去玩时,路过梅花林闻到过的味道。
清清淡淡的,散着无尽的冷意却让人安静下来。
对方全程一声不吭,帮他把身上累赘一样湿透的衣服干脆利索的剥了个干净,不顾托尼不老实的扭动,打横抱起就往屋内走。
“你是谁。”托尼揪着他胸前的衣服问,他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一抹蓝色,上面用银线绣了云龙图样,然后他又哼哼了一声闭上眼睛。
开起了话匣子。
“你今天都没有请我喝茶。”
“你很没礼貌啊。”
“你到底是谁啊。”
“你穿蓝色的衣服是因为你整个人都冷冷的吗。”
“你为什么不说话。”
“是不是因为你是来跟我偷【】情的啊,所以不能出声让别人发现?”
蓝衣的人抱着喋喋不休的托尼一脸黑线,好不容易才把唧唧歪歪的人塞进被子里,然后就看着他立刻把自己裹成一团,一脸难耐的磨蹭着被子。
那人似乎叹了一口气,之后俯下身来。
雪梅冷香又慢慢的靠近了他,托尼把眼睛打开一条缝隙,金发。
“你没有戴面具……”他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却立刻被人慌忙的捂住了眼睛。
“贾维斯?”他突然有些慌乱,却不依不挠的挣扎着搂上他的脖颈,像一只心急的小猫要抱住自己的毛线团。
那人顺着他慢慢弯下腰来,拍着他的后背安抚着他颤抖的身躯,依旧不言不语。
然后,他吻住了他。
是为了给他喂药。
托尼脑中噼里啪啦炸成一片烟花,条件反射一样的搂紧了他的脖子,乖巧着任他的舌尖扫过他的前齿,上颚,在他的引导下把药咽下去,感受着对方慢慢变得不稳的呼吸。
腰上的手也瞬时一紧,另一只手却满满的捂着他的眼睛。
是他的贾维斯吗,托尼突然衍生这样强烈的感觉,急着想去撩开他的手,却闻到一股不同于冷香的另一种香味。
是迷香。
之后他就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他躺在床上做了几次深呼吸,但除了侍女点上了的晨香,一点那人的味道都没有留下。
动动自己的身子发现一点事情都没有,看来昨夜那人也不是来偷【】情的,单纯送药还差点与他擦枪走火,托尼棕色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脑海里打着小九九,心中有了计较。
一抬头看见幻视正坐在一旁的软塌上发愣,应该是为了不让人起疑才做出他俩共度一夜的假象。
果然等到侍女端着换洗的衣服进来的时候他就正了正衣服出了门,侍女脸上就换上了然的笑,看到未着寸缕的托尼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还露出了羞涩的表情。
托尼扶着额头一把抓过侍女拿过来的衣服就挥挥手把她赶了出去。
“可是皇子妃殿下,奴婢要服侍您梳洗啊。”
“男女授受不亲。”
“那叫男侍从来?”
“男的对我更危险好不好。”
“也是,皇子妃您如花似玉的……”
“……我不想听你夸我你快出去。”
“那奴婢去叫二皇子过来。”
“不!我也不要二皇子来给我换!”
托尼抓着他的衣服白眼差点翻到头顶,莫名的很想念自己在家的日子。
冷静一会儿以后,他翻身下床干脆利落的开始套衣服,拎上一袋子钱就哼着小曲上街买包子去了。
城西的吴记豆浆和城东的小平包子铺,为了一顿好早餐必须都去一去,城里也没有几家能比得上这两家人的手艺。
路过青楼这地方,发现吵吵嚷嚷围了一帮子的人,果然花红柳巷是非多,应该又是哪个良家妇女被逼良为娼,或是哪个官员强行纳妾,托尼提着豆浆叼着包子,本着看热闹的一腔热血,匆匆挤到前排。
中途好像还被揭了两次油,托尼把最后一口包子塞进嘴里,定神看实况。却看到一个红娘拿着扫把把院里的老鸨打的求饶。
这是个什么情况,托尼一抹眼睛仔细看,发现这还真是个红娘在打自己老板的局势。
他看那红娘生了一副花魁的好样貌,一席绿色的绸衫,搭在臂弯的罗纱已经被他用来困了老鸨,发簪被砸了一地。
只看他愤愤的又踢了一脚老鸨,径直冲过来,拉起专注的在往纸袋子里掏包子的托尼就跑,托尼一手还伸在袋子里,扣破了个肉馅儿的汤汁包,油油的糊了自己一手。
洛基就这么拖着他,两人就着一红一绿的抢眼配色也就这么迅速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良久。端着一筛子发糕的老大娘一把把筛子抛上了天。
“夭寿啦!一个红娘把新嫁的皇子妃给拐了!”
她这么一喊,人群就开始撞来撞去的骚动起来。
民众的目的地一下统一了起来,遑论是去看热闹还是报信儿的都可劲儿的往二皇子府跑,远远看还以为皇家办了跑步比赛,而且比赛赢家能在宫门口最贵的古玩店享受优惠价。
托尼就这么顺着洛基带他跑,一路上洛基气呼呼的说了大概,说的是索尔,也就是阿斯加德的新皇最近居然纳了个妃子,佛斯特府的简来着,还一下就提了贵妃的位子。
洛基不顾油乎乎的纸袋子掏出一个包子,拗开来看到是菜馅儿的就坐在树下吃了起来。
“现在宫里都说我不如那个贵妃受宠,迟早玩完。”他啃了一口包子,“连宫女都开始给我甩脸色,真是受不了。”
托尼趴在小河边洗手,回头问了句“那索尔这几天都在那个新贵妃那儿睡了?”
“他倒是敢!”洛基哼了一声,“他没那胆子,不过是我把他赶出去了,让他睡书房。”
“那索尔不过来,女婢门觉得你不受宠,还不是你自己作的。等我有空我帮着你,我可是专业打小三。”托尼得意的挑眉,对着溪水欣赏了一下自己帅气的容颜。
洛基搅着纸袋子想扔过去,闻着香香的包子又不舍得。
“我离家出走的路上没带钱,太饿了,住个旅店还被拐到青楼,你快把我送到查尔斯那里去。”洛基扯散了自己被强行挽上的女子发髻,抬头对托尼抱怨说。
“你怎么知道我能把你送到兰舍尔府邸?”托尼叉着手臂问。
“查尔斯说他有个发小,特别喜欢吃小平包子铺的包子,你看你纸袋子上那么大一个小平包子的图样。”
洛基说的一脸认真。
托尼扶额:“按你这个说法,大街上拎着小平包子的人这么多,谁都是查尔斯发小了。”
“当然查尔斯还说你眼睛大,棕发。”洛基继续说,“还有特别矮这些特点。”
托尼的眉毛不动声色的抽动一下。
那个矮子,还说他矮!
“喂。你嫁到二皇子府感觉怎么样,听说旺达哭的可惨,一会儿你把我送到门口就行,我怕艾瑞克和你拼命。”
洛基似乎没发现他说错了什么,继续叨叨着,还理所当然的喝着他的豆浆。
“不是真的嫁过去。我是去找贾维斯的。”托尼爽快的说了出来,想着对方把皇室秘辛都抖了出来,就也不隐瞒什么。
“大皇子?”洛基抬头问。
“大皇子不是奥创?”托尼反问。
“当然不是,老皇帝一共有三个儿子,大皇子贾维斯是最深得他心的那个。”洛基用一种你这都不知道的眼神看着他。
“那他……”
“死了……”洛基抱着豆浆定定的看着前方,“或者是失踪了。”
“怎么会。”
“怎么不会,后来幻视闭门谢客,奥创做了太子。老皇帝一病不起,我这次来也带了些药给老皇帝,那老头比索尔他老头亲切太多了,也算是他陪我玩儿的一点心意。”
Loki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布包,递给了托尼。
托尼接过后看着布包定定的出神,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沉默着听着喋喋不休的洛基吐槽索尔,把他送到了兰舍尔府邸后,自己就马上和二皇子府的人接应上了。
“让幻视在湖心亭等我。”他对一个侍卫说,“快。”
那个侍卫就一马当先的冲过去报了信。
托尼在湖心亭看到幻视的时候,他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听说你去了兰舍尔府邸,”幻视给她倒了杯茶,“旺达怎么样?”
“我差点被艾瑞克打死。”托尼夸张的表示。
“自作自受。”幻视噗的笑出声,把茶杯放下,“嗒”的一声响。
“你会不会游水?”托尼看着茶杯说,然后走到亭边,“我记得你不会的。”
幻视疑惑的看着他。
“可是贾维斯会的。”他回头看着他淡淡一笑。
没等幻视反应过来托尼手里端着的茶杯已经掉落在地,碎裂的声音似乎被放大了无数倍,掩盖过他在纵身跳入水中时那一句呢喃。
“贾维斯,接住我。”
他闭上眼睛,很快就闻到晚春时节荷叶和湖水的味道,然后水就包围住了他的全身,但只有一会儿,就有一双手牢牢的搂上他的腰际,一用力把他捞了出来,带着他稳稳的落在亭子里。
托尼睁开眼睛,带着孩子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的神气,望着那人脸上的银面具。
自信的说道。
“我找到你了。”
他微笑着,摘下他的面具,面具下,是一张他在夜里,梦里,脑海里千回百转了很多遍的脸。
————————————————tbc————————————
半夜码字。终于让老贾出来了——夸我!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