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坠入深海

一个非专业,最近恋爱脑预警
lof贾尼only
其实杂食很好说话
然后我有点恋爱脑

【贾尼】名著系列#傲慢与偏见#傲慢妮偏见贾#

名著系列贾尼







#傲慢与偏见



“贝坦尼老爷,你就不能体谅我脆弱的内心吗。”胖胖的女人从院子里跑进屋。

“你脆弱的内心在这几十年中一直如影随形。”贾维斯看到他的父亲这么回答到。

他忍不住笑了出来,把书签夹进书页,贝坦尼夫人看到自己唯一的儿子的笑容,只在这农家院子里也“熠熠生辉”,仿佛下一秒他就该坐在富丽堂皇的庄园大厅,对了,还有佣人和漂亮的银餐具。

她的儿子就应该是一个贵族。她这么想到。在这个偏僻的村庄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更加优雅,帅气,富有魅力了。

“老爷!”她顿了顿继续追着自己的丈夫,“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舞会的事情。”

她从餐厅穿过门廊,然后又从侧门追到院子里。

“那位尊贵的小姐,那位卡特家的小姐,除了她又有谁能够配得上我的儿子!”

贝坦尼老爷诧异的挑了一下眉,他的头发已经近乎全白,只剩鬓边还有一些碎金色,他对自己妻子的异想天开不知道该说什么,回头就看到她捂着自己的胸口:“你就一定要蹂躏我脆弱的神经吗!”

好吧。

“我们会去参加舞会的,我的夫人。”他这么说到,一只白鹅在他脚边兜兜转转,“贵族并非都是好人,和他们扯上关系并非那么尽如人意……”

“老爷,实在是感谢您的仁慈!”女人哀怨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她朝着书房喊道,“我的小贝坦尼先生,我亲爱的儿子,你会在舞会上像个王子!”

他在舞会上的确像个王子,一头金发和傲人的长腿,优雅彬彬有礼的气质,书籍的魅力,他看起来睿智,沉稳,谁能知道这是一个乡间的小伙子呢。

贾维斯在舞会最欢快的时候拉着佩珀跳了几支舞,他们交错在舞池里。

“我快喘不过气来了。”佩珀的脸上带着笑意,她是个笑起来带着温暖的女孩。

“你应该微笑,波兹小姐。”贾维斯和她到一旁休息,佩珀依靠在门柱上,接过侍者手上端着的摇摇晃晃托盘上的甜酒,“如果这里没有一个男士为你动心,那我就要重新定义魅力这个词。”

佩珀听了又笑起来,盯着杯中酒液难得的腼腆。

舞会上的音乐渐渐小了下去,人群安静下来让开一条小道,史蒂夫挽着佩吉,也就是那位卡特小姐得体的向宾客回礼,贝坦尼夫人看到这一切捂住胸口——她脆弱的神经又要坚持不住了。

“看啊,那是斯塔克家的少爷!”贾维斯身边小声交谈的女人们突然惊呼,佩珀也转过头去看她们,“他们家的财富不可估量!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在这个村庄!”

她们越说越激动,贾维斯忍不住好奇的看向那个斯塔克。

一个傲慢的人。

安东尼•爱德华•斯塔克,他不多向宾客回礼,只是偶尔点点头,脸上的笑意张扬着神采,天之骄子一样的骄傲。

“他那样的人,一定恨不得用高高的柱子写上自己的名字,让旗子招摇在空中,给每一个人看。”贾维斯在心里这么想着。

宾客一组一组的向舞会的主角问好,等人问好的环节快要结束,欢快的音乐再次响起,贝坦尼夫人“终于”出现,拖拽着她的儿子来到三位贵族面前。

“罗杰斯先生……”她手搭着裙摆行了简单的屈膝礼,贾维斯微微鞠躬。

“先生。”他的脸上带着微笑,看向斯塔克的时候,对方正用他漂亮的棕色大眼睛看着他。

绝对是漂亮,贾维斯没有觉得自己用错了词。

“欢迎你们的到来,贾维斯贝坦尼先生,贝坦尼太太。”依旧是史蒂夫回了礼,托尼已经移不开视线的看着贾维斯了。

“他很英俊,史蒂夫。”佩吉这么说着,描绘精致的红唇勾起,抬起手让贾维斯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吻,见他绅士的只是吻上自己的拇指,并未过多触碰,笑意更盛了些,“十分迷人。”她偏头看向神色不自然了的托尼。

“托尼?”她收回了手,向贾维斯标准的屈膝一礼,就转过头去叫了斯塔克一声,对方如梦初醒的顿了顿,点头。

“是,十分迷人。”

——他们的这句话让旁边的贝坦尼夫人激动的快要昏厥过去了。

评论(2)

热度(50)